千里清水江 沅江的树冠古老的黔地苗江

清水江是一条“苗江”——漫长的历史岁月中,苗族曾逆流而上,沿江迁徙、聚居,形成了如珠链般的众多苗寨。彭香忠和彭浩父子两代摄影师,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持续拍摄清水江。他们走进了众多苗寨故事的深处,发现这一江碧水背后更为多重的色彩:它也是一条流淌了500年原木的江、中国最璀璨的苗银之江,还有近年来震动学术界的“文书契约”之江…… 

在沈从文的诸多文学创作中,如小说《边城》《长河》《湘行散记》等,处处都浸透着一条江的水色,那就是沅江。伴随着那字里行间闪现的渡船、河流、吊脚楼、水边少女、水手、磨坊和商镇,人们进入到一个笼罩着田园牧歌色彩,却也折射着外界困顿和忧伤的水之世界。不过,沈从文的边城和长河基本是属于湘西的,也即沅江的中游和下游。

 

清水江发源于贵州中部斗篷山,属沅江水系上游,流经黔东南,在湖南洪江黔阳古城与水交汇后进入沅江中游。明清两代,清水江是黔木出山最大的水运通道,到了清中后期,木材贸易的发展更是进入了巅峰期。除了朝廷征集修筑宫殿的皇木外,诸多民商也云集清水江畔。数百年的木材贸易给清水江沿线留下了种种岁月和文化、经济的印痕。图为20世纪90年代初在清水江上放木排到下游的排工。 

至于沅江的上游,则还有着另一个名字和身份——清水江。它干流全长约460公里,发源于贵州都匀的苗岭斗篷山,流经都匀、丹寨、麻江、凯里、施秉、黄平、台江、剑河、锦屏、天柱等地,在靠近贵州、湖南两省交界处的湖南洪江市黔阳古城与水(阳河)汇合。从这里开始,清水江画上了休止符。在逐渐宽阔的江面中,在湘西的大地上,一江碧水进入了沅江更为浩荡的中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