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的健康人有过灵魂出壳的体验

灵魂出壳就是自我意识从身体飘离。这种奇特的体验通常和癫痫、偏头痛、中风、脑瘤、品使用和濒死经历相联系。但是,据统计,约5%的健康人在人生某个时候也有过类似体验。对灵魂出壳体验的研究可以帮助回答一个古老而重要的问题:自我意识是如何产生的?

 

 

 

在灵魂出壳的第3阶段,意识完全和身体脱离,从外部———通常是一个较高的地方,比如天花板———观察自己。

 

 

 

诱发灵魂出壳试验:通过头上的显示器,志愿者仿佛看到他们自己就站在前方两米的位置。此时,研究者拍打志愿者的后背。志愿者通过显示器看到虚拟的自己后背被拍打,这造成一种感觉冲突,一些志愿者报告说,他们觉得自我意识离开身体实体,进入了前方两米的虚拟身体。

灵魂出壳就是自我意识从身体飘离。这种奇特的体验通常和癫痫、偏头痛、中风、脑瘤、品使用和濒死经历相联系。但是,据统计,约5%的健康人在人生某个时候也有过类似体验。对灵魂出壳体验的研究可以帮助回答一个古老而重要的问题:自我意识是如何产生的?

年轻人觉得头晕。他站起来转身,结果看见自己仍然躺在床上。他朝自己熟睡的身体大喊,摇晃它。接着他发现自己又躺下了,但是同时看见自己站在床边,摇着正在沉睡的身体。惊恐万分之下,他跳下了窗户。房间位于3楼。年轻人后来被人发现严重摔伤。

这个21岁的年轻人刚经历了一次灵魂出壳。这是在有意识状态下一种最奇怪的状态。也许是被他的癫痫症所诱发。“他并不想,”年轻人的医生,苏黎世大学医院的心理学家彼得·布拉格尔说,“他跳下去是想要证明自己和身体之间的联系。他当时癫痫病发作。”

那次戏剧性事件发生15年后,布拉格尔和其他科学家在理解灵魂出壳方面有了长足进展。他们找到了导致这种古怪现象的大脑区域,正在揭开这种几乎超自然现象背后的原因。他们还用灵魂出壳体验来攻克一个古老的问题:我们是如何创造并保持自我意识的。

陀思妥耶夫斯基、王尔德、莫泊桑、艾伦·坡等作家都曾描述过极其戏剧化的灵魂出壳———有的还来自亲身体验。灵魂出壳通常和癫痫、偏头痛、中风、脑瘤、品使用和濒死经历相联系。显然,患有神经疾病的人容易体验灵魂出壳。但是,据统计,约5%的健康人在人生某个时候也有过类似体验。

那么到底什么是灵魂出壳?最近出现的一种定义包括一系列程度不一的古怪感知。最轻微的状况是双重体验:你看见一个人,并清楚知道他(她)是你自己,与此同时你的意识依然在自己的身体里。接着,通常会过度到阶段2:你感觉自己在真实身体和另一具身体之间来回移动。最后你的意识完全和身体脱离,从外部———通常是一个较高的地方,比如天花板———观察自己。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神经学家奥拉夫·布兰克说“这种分离是灵魂出壳体验中最显著的特点。”

有的灵魂出壳体验只有其中一个阶段;有的包括3个,循序渐进。奇怪的是,那些只经历过一个阶段的人,回忆说这种体验并不差,甚至感觉愉悦。那么我们的大脑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产生如此让人匪夷所思的感觉。

第一个重要线索出现在2002年。布兰克的研究小组找到了一种诱发严重灵魂出壳体验的方法。他们正对一名43岁患有严重癫痫症的女病人实施复杂的脑外科手术,以判断到底要切除大脑的哪一部分才能达到治疗效果。当他们刺激大脑中颞交界(TPJ)区域的靠后部位时,这位女士报告说,她感觉自己飘浮在天花板上看着躺在手术台上的自己。

这从神经学上似乎能找到合理解释。TPJ区域处理视觉感觉信号、来自内耳的平衡和空间信息、身体关节、肌腱和肌肉的感觉信息,告诉我们身体各个部位的相互关系。TPJ的工作是把这些信息综合起来,创造一种具体感觉:你的身体在哪里,它和周围世界的分界在哪里。布兰克和同事推测,当TPJ无法正常工作,就会导致灵魂出壳体验。

后来的更多证据显示,TPJ的故障确实是导致灵魂出壳体验的核心原因。2007年,比利时安特卫普大学医院的德里克·德·里德尔碰到一位严重的耳鸣患者。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最后里德尔的小组决定在病人的TPJ区域附近植入一个电极。这一方法没有治愈病人的耳鸣,但导致了一种近似灵魂出壳的症状。手术后病人觉得自己向后退了大约50厘米,脱离自己的身体。这种感觉至少会持续超过15秒,足够进行PET脑部扫描。毫无意外的,研究小组发现在灵魂出壳体验时,TPJ区域极度活跃。

神经疾病和大脑手术带来的意外收获毕竟有限,因为这样的案例非常罕见。要深入研究,需要大规模试验。布兰克和其他研究者采用一种叫“自体转化任务”的技巧,强迫大脑像在灵魂出壳的时候一样工作。在这些试验中,研究人员让志愿者看一系列戴手套的角色。一些角色面对志愿者,另一些背对他们。这个任务是让志愿者想象他自己处在角色的位置,从而判断它的手套到底戴在哪只手上。要完成这个任务,志愿者必须在思想上旋转自己的身体。当志愿者完成任务时,研究者用EEG对他们的大脑进行扫描,发现当志愿者想象自己处于和实际不同的体位时TPJ区域异常活跃。

接着研究人员用经颅磁刺激技术打击TPJ区域,这种方法可以暂时让这部分大脑无法工作。在TPJ受到干扰的情况下,志愿者得花长得多的实验才能完成想象中的体位转换任务。

其他大脑区域在这个过程中也有所作用。包括一个靠近TPJ的区域。现在的普遍共识是,当这些区域正常工作时,我们的意识感觉和身体是一致的。但如果这些区域受到干扰,我们的存在感将飘离身体。

然而,这无法解释最极端的灵魂出壳体验。“最令人费解的问题是,当意识飘离体外后,(比如从天花板上俯瞰)这些人不但能看到自己的身体,也能看到周围人的。”布拉格尔说,“这些信息从何而来?”

一类证据来自一种叫睡眠性麻痹的奇怪现象。在此种现象发生时,健康人感觉他们的身体像在沉睡一样无法移动,但他们的意识却是清醒的。加拿大安大略滑铁卢大学的艾伦·切恩对近1.2万名有过睡眠性麻痹经历的人进行调查后发现,许多人有过类似的灵魂出壳体验。比如,意识飘离身体,回头打量身体。

切恩认为,这也许是大脑中信息冲突所致。在发生睡眠麻痹时,人可能进入一种类似REM状态,你梦到自己在飞翔,在此情况下,你感觉到飞翔动作,然而你的大脑却清醒地知道你的身体无法移动。为了尝试解决这种感觉冲突,大脑切断了自我意识。“冲突通过分离自我和身体得以解决,”切恩说,“自我似乎随着运动飞起来,而身体留在了床上。”也许类似感觉冲突也导致了最典型的灵魂出壳体验。

与此同时,布拉格尔对于人在闭眼的情况下依然能够看到周围的东西提出了一种解释。解释的依据来自他的一位有灵魂出壳体验的病人。根据这位病人的父亲讲述,当时他就坐在病人的床边,病人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而后来,这位病人说,他觉得自己的意识飘离身体,从天花板上向下看,看到他父亲上卫生间,取了一块湿毛巾放到他额头上。

这位病人可能听到他父亲走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又感觉到额头上的湿毛巾。布拉格尔推测,他的大脑将这些刺激转化成视觉图像。但是这无法解释俯瞰的视角。“我们还不清楚大脑到底是如何办到的,”德国约翰内斯·古腾堡大学的认知哲学家托马斯·梅钦格尔说。

但梅钦格尔提出了一种猜测。想象最近一次度假的情景。你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呢,还是他人的角度回想自己的经历?令人惊讶的是,我们多数人会站在他人的角度回忆过去。“在编辑储存视觉记忆时,大脑已经在使用外部角度。”梅钦格尔说,“我不知道它是如何办到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在灵魂出壳时显然动用了大脑的视觉信息库,其中已经存储有站在他人角度看自己的视觉信息。”

无论具体工作原理如何,对灵魂出壳体验的研究可以帮助回答关于神经学和哲学的重要问题:自我意识是如何产生的?大多数时候,我们的意识居住在我们自己的身体里。然而,灵魂出壳体验告诉我们,意识有的时候貌似可以和身体分离。那么自我意识和身体到底是如何相联系的呢?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梅钦格尔和布兰克的研究小组合作进行了一个实验———刺激健康人产生灵魂出壳体验。他们从志愿者身后进行拍摄,然后将图像投射到戴在志愿者头上的显示器上,这样志愿者仿佛看到他们自己就站在前方两米的位置。此时,研究者拍打志愿者的后背———志愿者通过显示器看到虚拟的自己后背被拍打。这造成一种感觉冲突,一些志愿者报告说,他们觉得自我意识离开身体实体,进入了前方两米的虚拟身体。

在梅钦格尔看来,这些实验说明,自我意识从身体感觉开始,但是,自我意识不仅是感觉的体现。“自我由许多组成部分,”梅钦格尔说,“我们试图一一找到它们,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来源:南方都市报2009-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