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西走廊中国民族迁徙的大通道

河西走廊是中国西北地区的大十字路口,曾吸引了众多游牧民族蜂拥而至,浴血相争。这里的主人也如走马灯一样变换,很少有某个民族能够长期霸占“舞台”——在这里横刀跃马的游牧部落,不是西迁,便是融合于其他民族,风流云散。而留存至今的一些民族,彼此之间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像了……

 

 

河西走廊是众多西北民族迁徙的必经通道
烽燧、大漠、驼队、商旅,这些符号几乎成了河西走廊的代名词。在历史上,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河西走廊不仅是古丝绸之路的黄金地段,也是众多西北民族迁徙的必经通道,还是中原汉民族与西北游牧民族拉锯争夺的焦点地区。作为一条超级民族大通道,历史上有不少于40个的古代民族进出河西走廊,有的还在此建立起了地方政权,如匈奴、吐蕃、回鹘、党项、蒙古等,但更多的只是这条走廊的匆匆过客,最后都融入了其他民族的“大洪流”中。 

有一个民族只出现在河西走廊,它叫裕固族

很少有人冬天到肃南来。隐藏在祁连山中的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县城,避开了河西走廊的大道,也远离了外界喧嚣。早晨醒来,推开窗户就能看到祁连山上的皑皑积雪。城后的红湾寺,经幡飘扬,金碧辉煌,此刻我才明白,原来生活在这里的裕固族信奉的是藏传佛教。

 

说起来,裕固族是一个很奇特的民族:他们平时穿着与汉族无异,也说普通话;他们是内蒙古高原上回鹘、蒙古人的后裔,却信仰藏传佛教;语言分为不相通的东西两支,东裕固语属于蒙古语,西裕固语属于突厥语。可以说,这个走廊上的小民族,如同一个“水晶球”,折射出来自四面八方的文化元素。这个民族,也成为人们研究河西走廊那些灿若群星的不同民族的一扇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