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创为世界大河重塑里程碑

历史上对世界级大河进行科学地理探测的,几乎都是西方人。经过他们几百年近乎掠夺式的考察、探索,一条条世界大河的源头和长度纷纷出现在各种出版物上,然而这些数据非常凌乱,甚至互相矛盾。10年前一位中国遥感学家刘少创开始对世界大河重新进行探源和量测长度,他试图改变这些数据的混乱状况。也许这是第一次由一个中国人站在世界角度,进行一项地理史上前所未有的地理勘测。这是他的梦想,也许正如他所说:我觉得今天的科技手段完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汛期时的亚马孙河。亚马孙是世界上水量最大,同时为世界排名第二长河。这是亚马孙中段秘鲁境内的一段。摄影/kazwyoshi Nomachi/c 

 

2005年4月的一天,靠近亚马孙河源头时,刘少创从他租来的越野车上下来,查看着周围的地形,远处是密斯密雪山,亚马孙河就是从那里发源的。 摄影/张 虹 

肯特山自然保护区向导的脚步慢了下来,脸上渐渐失去了肯定的神情。这是2004年9月,蒙古国的一个秋日下午,在首都乌兰巴托以东肯特山脉的深处,阳光照射着千篇一律的杂乱岩石,植被茂密的山坡一直向上延伸,跟远处的峭壁连成一片。此时,中科院遥感所刘少创博士和向导离开车队徒步考察已经几个小时了。遥感图显示的Y字形“河道”的右边支流是黑龙江正源——克鲁伦河的源头。由于右侧的支流,车辆无法通行,向导提出先沿左测的山谷进去,再翻越山脊探察右侧。但攀登远比想象的艰难很多,这个建议无疑是个错误。在确认天黑之前无法徒步翻过积雪覆盖的山峰后,他们撤回到保护区管理处驻地。次日准备再次进山时,一场大雪已经覆盖了通往源区的所有道路,车辆、马匹均无法通行,这次对黑龙江正源的勘测暂时搁浅了。

可以说这样的铩羽而归,在人类关于大河的探险史中仅如微沙一粒。埃及之母尼罗河静静地流淌,古代学者希罗多德在《历史》一书中记载了人们对了解尼罗河的渴望,王朝法老和罗马皇帝尼禄都曾派出远征队想找到它的源头,结果一无所获,这条世界上最长的河流一直严守自己的秘密。19世纪,苏格兰博士、传教士大卫·利文斯顿在非洲历险无数,取得了骄人的考察成果,结果却在探索尼罗之源时失明了。第一个让人们注意到世界第四长河的人更加不幸,公元1519年,西班牙探险家皮涅达到达北美密西西比河口,传出消息,声称发现了一条巨大的水道,可能是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的一条海峡,相当于找到了通往印度的捷径,此后他和他率领的远征队员永远失去了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