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磷虾 南大洋的超级英雄

在南极海域,游弋着人们熟知的企鹅、海豹和鲸类,它们是这里星光熠熠的动物“明星”。而同时,这里还生活着一种人们不怎么注意的“小透明”:它们生物量惊人,能形成面积达上百平方公里的集群。它们不光是南极生物赖以生存的食物,还因为能够“固碳”而影响着全球气候,从而间接地影响着人类的生活。这就是——
南极磷虾是整个南极生态系统的“顶梁柱”
浮游动物是海洋中生物量最大的类群,相当于陆地上的昆虫,数量大,作用也大。它是海洋食物网中的关键环节,起着“开关”作用,它的数量变化直接关系着以它为食的海洋生物的数量。南极磷虾是南大洋浮游动物的典型代表,它支撑起了整个南极的生态系统。

在来南极之前,我没有想到在这片辽阔的白色世界中,还会有一块黑色火山灰覆盖的岛屿。蒸汽从火山口湖上袅袅升起,让破火山口失去了些狰狞,变得更加神秘。这里是迪塞普申岛,一个位于南极半岛北部海域的孤岛。它呈马蹄形,一圈破火山口的山脊围住中央的火山口湖。岛上除了500多米高的山巅覆盖着积雪,其他地方都被黝黑的火山灰覆盖。黑色的迪塞普申岛与东面不远的白色的南极半岛相望,显得十分另类。这里有一种小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

它们在海冰下度过漫长寒冷的冬季
南极的冬季长达数月,海冰将海面封冻,南极磷虾就生活在这种极端环境下。它们体内没有脂类能量物质的储存供其度过冬季,只能靠在浮冰下寻找藻类、海底碎屑为食。从实验室的实验结果看,南极磷虾能够长时间忍受饥饿,在没有饵料的情况下生活200天。在这期间,它们能够进行负生长,即身体会不断蜕壳、缩小,以消耗体内的物质来满足代谢的需要。

海冰之下,似虾非虾

2020年1月的一天,我正独自待在迪塞普申岛的沙滩上,一只懒洋洋的海豹陪着我。忽然,眼前的一个景象引起了我的注意:似乎这里水面上的海鸟比南极半岛的其他地方更多。贼鸥、信天翁和一些叫不上来名字的海鸟此起彼落,在海面上盘旋俯冲,甚至为争夺什么而打起架来。我不由有些好奇,试着往水边走了几步想看看它们在争夺什么。这时,一只贼鸥从水里抬起头来。我清楚地看到它的嘴里叼着一个粉红色半透明的小东西。一个词从我的脑海里蹦了出来:南极磷虾!